我为群众办实事|人民调解员卢丽桦:从胆小变成“女汉子”

  近年来,顺德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探索全链条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新路径,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涌现出一批优秀的人民调解员。他们牢记使命、扎根基层、无私奉献,积极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解工作,通过“望闻问切”工作法,切实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用心用情用力解决群众身边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为维护顺德社会和谐稳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民生作出了积极贡献。

  《我为群众办实事 | "走进身边的人民调解员"》系列报道,带你认识身边的人民调解员,进一步扩大优秀人民调解员的社会影响力。

 

  卢丽桦 调解员档案

  年龄:28岁

  职业:佛山市松高劳动人事争议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

  因工伤致残的工人怎么都不满意公司的赔偿方案;工人多次找老板要自己应得的工资,可是得到的回复永远是再等几天;刚进公司工作半年的独子突然跳楼身亡,老人在调解中太过激动突然晕厥……这些案例只是北滘警调中心调解员卢丽桦处理的众多调解案中的一部分。

  卢丽桦,已经从事调解工作7年时间,此前一直在区劳动人事部门从事劳动纠纷的调解工作,2019年被调到劳动纠纷最多的北滘镇警调中心从事调解工作。

  处理劳动纠纷案件,卢丽桦说:“需要从法律和情理两方面进行综合分析。”

  因人而异慢慢攻破心理防线

△卢丽桦七年来处理最多的案件便是劳动纠纷。

  今年1月,一位劳动者一瘸一拐地走进北滘警调中心寻求帮助。经了解得知,这位劳动者在2018年不幸从高处跌落,受了严重的工伤,前前后后做了七八次手术,花费了几十万元,为此向公司要求高额赔偿。卢丽桦向该公司求证得知,公司已给予了很多赔偿,但因沟通问题,劳动者对公司有怨气,不再相信公司的承诺,甚至运用自己住院期间在网络上学到的零散法律知识,列出十多项需要公司赔偿的项目,一条条地向公司提出赔偿请求。

  在调解中,不论卢丽桦如何劝说,劳动者始终无动于衷,劳动者的性格表明了这件案子并不好办。

  “掌握一个人的性格和心理真的是一种艺术。”卢丽桦说她也常常通过学习不断增进自身的专业能力。她知道如何通过一个人的说话方式、举止动作去判断这个人的性格,再根据性格采取不同方式慢慢攻破当事人的心理防线。就如同上述的劳动者,他坚信网络上对自己有利的法律条文,按照正确的法律流程应该如何操作,他总是“听不进去”。

  而面对这位固执己见的劳动者,卢丽桦只能变着法地去劝说、去设身处地站在他的角度分析利弊。“即便他半夜打电话过来,我都要耐心听他讲一些跟案子没有关联的事情,帮他发泄和疏导情绪。”

△卢丽桦在调解室了解情况,化解矛盾。

  最后,劳动者决定听从卢丽桦的建议,接受公司给他的最高赔偿方案,同时与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本以为案子可以圆满解决,但双方又因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书不知该如何写而一直僵持不下。单位不同意写是辞退了劳动者,否则又将承担相应的责任;而劳动者也不同意写自己主动离职,这样他又将损失一笔经济补偿金。

  好不容易走到调解的最后一步,结果局面似乎又回到了起点。面对僵局,卢丽桦并未气馁,她积极与多个部门共同商议让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最终成功达成了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虽然这件案件并不复杂,但调解过程也历经波折,人情冷暖尽在其中。

  不辜负每一个维权者的期望

  卢丽桦说自己最忙的时间是在年底。每到这个时候,从早到晚一批又一批的讨薪工人不间断地过来,让她应接不暇。每到年底处理工地案件都会让卢丽桦感觉特别难、特别累。工人来寻求调解,人数少则五到六人 ,多则超过二十人。他们来到警调中心后,便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情绪越讲越激动,让整个调解室都“沸腾”起来。

  每当遇到一大群工人前来寻求调解,卢丽桦都会让他们选出两三个代表,再打电话让包工头和项目部的负责人过来一起调解。

  帮工人讨薪并不简单。难在哪里?卢丽桦说,不仅现场场面难以控制,而且跟包工头沟通也格外困难。卢丽桦经常从包工头那里听到“没钱”这两个字,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催债,所以自有一套应对方法。

  而工人的工资还涉及工程项目部,项目部会因工程不达标而扣除相应的工程款。工人每日辛苦工作,但是到年底却发现自己的收入竟然少了许多,更加剧了他们的不满。所以为了工钱,工人们在工地上罢工、闹事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但工地的案子多数情况下是可以成功调解的。”卢丽桦接着说,工地的案件涉及的政府部门多,包括城建水利办、综合治理办等部门负责人都会一起参与协调,在大家的相互配合中促进问题解决。

  谈及自身处理案件时的感触,卢丽桦笑着说:“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女汉子。”刚开始面对一群工人怒气冲冲进来调解,她真的感到手足无措。但职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让她必须勇敢站出来处理问题,如今,身经百战的她已经可以得心应手地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此前,一个年轻小伙入职才半年就跳楼身亡,失独的老父亲在与公司调解的过程中突然情绪过于激动而晕倒。家属在调解室内嚎啕大哭,场面一片混乱。面对此种突发情况,卢丽桦立即呼叫120,同时安抚家属的情绪。三天后,老人出院,卢丽萍再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一方面关心逝者父亲的身体情况,从情感上安慰他;另一方面也不断向他普及相关的法律知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沟通调解,最后单位在社保的基础上为老人额外补助了二十多万,双方成功达成调解。

△群众为调解员卢丽桦送上锦旗以示感谢。

  体验百态人生收获成长

  在做调解员的这七年,卢丽桦也收到了不少当事人的感谢。“能够帮助他们把矛盾纠纷调解好,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在卢丽桦看来,每一份感谢都是一种责任,督促自己在今后的案件中要更加用心用情为群众服务。

  其实每一份真心的感谢都来之不易,调解员并不好做。如双方矛盾成功调解,则皆大欢喜,如果没有达成双方都想要的结果,则有可能被矛盾的双方给一顿臭骂,到头来是出了力还不讨好。

  劳动者的怨气、公司的无奈全都倾泻给调解员,所以卢丽桦也说,她每天都会接触很多负面情绪,自己不仅需要消化这些情绪,还要防止将这些情绪带回家,影响自己的家庭生活。

  除此之外,调解员工作也带给她很多独一无二的感受和体验。“调解工作可以让我见到不同的人,可以了解社会方方面面。在处理他人案件的同时,我也会反思,如果是我遇到这件事情又该如何处理。”卢丽桦说。

  卢丽桦至今还记得与一个当事人的聊天场景。当事人丈夫在下班途中意外去世,当事人便从老家赶来处理丈夫的死亡赔偿问题。当事人并无工作,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如今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她一个人扛起生活的重担。在当事人已经同意公司的赔偿方案后,卢丽桦和当事人坐在调解室等待公司负责人确认相关事宜,此时当事人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我跟我老公19岁就结婚了,然后生儿育女。我老公对我很好的,怎么会这么突然,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听到当事人哽咽地说着这些话,卢丽桦的眼泪忍不住的一颗颗往下掉。

  当一个个遭遇意外的人走到卢丽桦眼前,她很难不受触动。而她则运用自己柔软而有力量的内心,去直面他们的人生,帮助他们维权,同时她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收获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