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业限制范围过宽,补偿金标准过低,劳动者能否要求调整?​

  竞业限制范围过宽,补偿金标准过低,劳动者能否要求调整?

  在职场中,我们常听说“竞业限制协议” 。为避免员工离职后泄露商业秘密或入职竞争公司,在签订劳动合同时,企业会要求员工签订竞业限制协议,当然员工离职后企业也需给员工支付一定补偿金。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离职员工认为当时约定的竞业限制范围和补偿金不合理,能否请求法院调整呢?

  案情回顾


  2018年6月,侯先生与某电器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约定侯先生从事技术类工作,基本工资为每月2000元,绩效和奖金另计。同日,侯先生还与该公司签订《竞业限制协议》,约定侯先生在电器公司工作期间及从该公司离职之日起两年内不得在与电器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单位及其关联单位内任职或以任何方式提供服务,也不得自己生产、经营与电器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同类产品或业务;电器公司需给予侯先生数额为劳动合同约定的基本工资30%-70%的补偿金,且数额不应低于当地最低月工资标准。

  2020年2月29日,侯先生因个人原因与该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同日,电器公司向侯先生发出《竞业限制开始通知书》,要求侯先生在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2月28日期间内履行约定竞业限制义务,电器公司则以每月1750元为标准向侯先生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

  后来,电器公司未向侯先生支付2020年3、4月份的竞业限制补偿金。侯先生认为竞业限制范围过宽,竞业限制补偿金标准过低,遂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变更竞业限制范围为“生产灶具相关的核心技术部件且具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以侯先生离职前上一年度年薪为基准变更竞业限制补偿金标准为每月3960元、电器公司以变更后的标准支付2020年3、4月份的补偿金7920元及逾期利息。

  2020年6月11日,仲裁裁决电器公司应向侯先生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3500元,驳回侯先生其他仲裁请求。侯先生不服仲裁裁决,向顺德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判决
  关于变更侯先生
  竞业限制范围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可在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前提下自行约定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侯先生与电气公司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关于竞业限制范围的条款应理解为电气公司以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为代价来约束侯先生不得从事同类工作、经营同类产品。这体现了权利义务对等的合同精神,并非限制侯先生的就业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条规定,当事人拥有缔约自由,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非法干预。本案的竞业限制范围是双方自主协商确定的,内容并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院并非合同当事人,应尊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不适宜对竞业限制的范围进行过多干预。

  因此,《竞业限制协议》关于竞业限制范围的条款合法有效,侯先生关于变更竞业限制范围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变更竞业限制补偿金标准
  为3960元/月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法院认为:首先,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是经济附属性和人身依附性相统一的劳动关系主体,劳动者通过用人单位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而获得经济补偿是一种经济方面的权利,而劳动者的自由择业权则是一种人身权利,从权利位阶的角度上看,明显是自由择业权更应获得保护。

  其次,从利益比较的角度,通过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而让劳动者不从事相关的竞业行为,用人单位获得的潜在商业价值远远大于劳动者获得的显性经济价值。如果劳动者获得的经济补偿不足以弥补因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而遭受的经济损失,那么双方的利益必定处于一种失衡的状态。

  再者,从订立竞业限制协议时双方的法律地位上看,劳动者明显处于劣势地位。就本案而言,即便侯先生提出异议,亦难以获得电器公司的同意,订立竞业限制协议时双方根本不具备地位同等的协商能力。

  竞业限制制度初衷在于促使劳动者对原用人单位履行忠诚义务,不损害原用人单位利益。同理,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竞业限制经济补偿金时,不但需要考虑劳动者基于竞业限制协议而获得的经济补偿,亦应体现用人单位履行继续照顾、保护劳动者的社会责任。

  但本案《竞业限制协议》约定电器公司应支付的补偿金数额为劳动合同约定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30%-70%,实际发放的补偿金额为1750元;如果侯先生违反协议,他需要按照离职前上一年度年薪158400元的五倍向电器公司支付违约金。两相对比,如此约定不仅显失公平,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规定的公平原则,也不能体现用人单位履行继续照顾、保护劳动者的社会责任。

  因此,《竞业限制协议》以限制侯先生的自由择业权换取电器公司巨大的潜在商业利益,法院不予认同。侯先生请求依照离职前上一年度年薪的30%按月支付3960元竞业限制补偿金的理由合理,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顺德法院依法判决电器公司应按照每月3960元的标准向侯先生支付自2020年3月以来的竞业限制补偿金,驳回侯先生其他诉讼请求。后该案经佛山中院二审,维持原判。